明天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一四九章当愚昧到了极点的时候

  来乌斯藏之前,韩陵山以为自己还需要费一些力气来发动这里的穷苦百姓,最后完成驱逐土豪劣绅的目的。

  来到乌斯藏开展工作之后,韩陵山敏锐的发现,让这里的百姓自发,自觉地完成社会改革是一件没有可能的事情。

  如果说大明的穷人过着食不果腹的悲惨日子,那么,乌斯藏的穷人过得根本就不属于人的日子,她们过的生活甚至连悲惨的边都沾不到。

  悲惨的生活至少要先有生活才能悲惨,而他们——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生活。

  高原上的土地辽阔,看似有数不尽的土地,可是,这里的土地有三成属于官员,有三成属于贵族,剩余的四成则属于寺庙。

  至于平民,他们什么都没有。

  或者说,整个乌斯藏,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平民。

  这里的社会阶级构成极为简单——僧侣,贵族,以及奴隶,没有中间阶层。

  这里也没有平民生存的空间。

  在大明,百姓至少还有愤怒的权力,有反抗的权力,就像李弘基,张秉忠,以及云昭做的那样,没有了活路,人们还有通过武力反抗,要求重新分配社会资源。

  这个权力不是谁给的,而是大明百姓天生就有的权力。

  在乌斯藏,人们只听说过单独个体的反抗事件,却很少听到大规模农奴起义的事情,这其实不奇怪,因为乌斯藏的农奴,牧奴们身上背负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官府与贵族统治着他们的肉体,而僧侣神官们则统治着他们的灵魂,也就是说,在乌斯藏,经过两千多年的演变之后,这里的贵族,官员,僧侣们已经形成了一套严密的可以将农奴,牧奴,牢牢绑缚在最底层的一套手法。

  神权,与世俗权力相互纠缠,剥夺了农奴,牧奴们本该享受的所有权力。

  一个人如果不读书,也不认识字,他就没有办法汲取祖先们留下来的生活智慧,在乌斯藏,僧侣,贵族完全掌握了读书的权力。

  底层的农奴,牧奴,从一生下来,就是一张可以供这些僧侣,贵族们任意涂抹的白纸。

  他们告诉这些农奴,牧奴,他们此生遭受的所有苦难,都是源自他们上辈子造的孽,这一生需要不断地为僧侣贵族们干活,才能赎罪。

  等到罪孽赎清楚之后,下辈子就能过上僧侣贵族们现在就过上的好日子……基于这个道理,现在过上好日子的僧侣贵族们其实就是上一辈子吃苦受难的农奴,与牧奴。

  任何人从小就被灌输这样的一套理论几十年后,就算是意志再坚定的人,也会对这个理论笃信不移。

  毕竟,农奴,牧奴们空荡荡的脑袋里总要装一点东西才成。

  贵族僧侣们也就从根本上完成了对农奴,牧奴们最后的改造。

  人家已经把乌斯藏改造的如此完全,彻底,韩陵山的理论根本就没法子装进已经塞满来世论的农奴,牧奴们的脑袋里。

  在这种情况下,韩陵山要做的就是给这群被压迫在最黑暗地狱里的人寻找一个闪闪发光的地藏王菩萨。

  这个地藏王菩萨就是眼前刚刚拿走了应该上缴国库的两颗蓝宝石的莫日根大活佛。

  神的事情只能依靠神来解决,这是最简单有效的法子。

  否则,让韩陵山这种世俗人来做这件事,乌斯藏的百姓们是不相信,也不会追随的。

  这里刑罚过于残酷了,这种残酷并非是汉地那种只有极少数人才能享受到的酷刑,这里的酷刑极为普遍。

  不听话?那么,耳朵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需要割掉!

  偷东西?那么,这双手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割掉!

  逃跑?有腿的人才能逃跑,把腿剁掉,就很完美了,他就没法子跑了。

  什么?你惹怒了地主老爷?需要剥皮,只有让地主老爷听着用你的人皮制作的手鼓发出的美妙的音乐,才能平息地主老爷的怒火。

  至于地牢,水牢,鞭打,棍棒,那是对付思维稍微高一些的仆役的,对付最底层的农奴,牧奴,乌斯藏贵族们的做法往往是简单粗暴的。

  当人不能被别人当人看待的时候,按理说造反,起义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在乌斯藏,人们经受了远超地狱待遇的磨难之后,却会幻想在来世,自己还有幸福的生活可以过……

  这里的人,从精神到肉体都是奴隶!

  当孙国信来到工地上的时候,他璀璨的就像是一颗太阳。

  因为上万名韩陵山从贵族手中雇佣来的奴隶,在见到孙国信的一瞬间,就匍匐在地上,以至于孙国信没有路去工地的高出发表讲话。

  对这一幕司空见惯的孙国信,径直踩踏着这些奴隶的身体,一步步的走向高台。

  他来到高台上微笑着盘膝坐了下来,用最和蔼的笑容对匍匐在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明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郁少宠妻,甜又暖只为原作者孑与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孑与2并收藏明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