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四当官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徐浩然没见着韩秀峰,不只是因为韩秀峰不想见他,而且就算相见也见不着,因为韩秀峰早出了京。

  这次去的不是天津,而是口外。

  南苑本就是皇上阅兵和狩猎的地方,早年苑内有许多獐子、野兔、麋麂、野雉,还曾圈养过老虎,现在苑内却根本见不着飞禽走兽。

  于是经皇上恩准,率四十骑八旗马甲和三十名河营兵勇,去口外捕捉些飞禽走兽回来圈养,不然过几年皇上带小皇子来南苑狩猎都找不着猎物。

  这个时候去办这差事确实有些不合时宜,但谁也说不出什么,毕竟骑射乃八旗之根本,何况内务府官员本就是做这些的。

  只要有猎物,狩猎并不难,想活捉却没那么容易,所以这一走竟走了三个多月,并且什么时候能回来谁也不知道。

  而他不在京城的这三个来月,两江、闽浙、山东和关外发生了许多事。

  先是贼将李秀成率兵攻占杭州,浙江巡抚罗遵殿等官员殉国,惟杭州将军瑞昌踞守的满城没被长毛攻下。

  就在督办两江军务的钦差大臣和春,命广西提督张玉良率官军兵驰援杭州时,李秀成竟在杭州城内遍插旗帜为疑兵,连夜撤出杭州,疾驰北返。

  他们过临安,循天目山小道经孝丰,抵广德,在一个叫做建平的地方与杨辅清、李世贤、刘官芳、黄文金、吴定彩、陈坤书等贼将汇合,然后兵分东西两路进援江宁!

  不但把官军强征数万民夫,历时数年在江宁城外所开挖的深阔各丈余、长达百里的长壕一举捣毁,而且把将江南大营西半部的五十余座营垒全部攻破,连和春帅帐所在的小水关大营也没能幸免。

  长毛斩获无数,却没因此而罢休,紧接着挥师东犯苏、常,悍将张国梁在率溃兵东撤时坠河溺亡,和春逃至浒墅关见大势已去自尽。因之前调度有方“收复杭州”而被下诏嘉奖的两江总督何桂清见长毛势大,常州十有八九守不住,为逃命竟命亲兵向拦着恳请他留下坚守的常州士绅放枪!

  死了十几个士绅,激起了众怒,好不容易逃到苏州城下,巡抚徐有壬不但不许他进城,还要上疏弹劾他弃城丧师之罪。他见进不了城,又担心被朝廷究办,居然逃到了上海,躲进了洋人的租界。

  就在江南官军一败涂地之时,英吉利大军闯进了旅大一带,连同沿途劫掠的沙船,共有大小船只一百八十余艘,步、骑、炮兵一万余人,分驻青泥洼、小孤山、大孤山等地,共搭营房一千余座。

  洋兵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附近百姓纷纷扶老携幼,弃家外逃。

  金州副都统希拉布吓的赶紧向盛京将军求援,结果盛京将军玉明想尽办法,从省城调兵五百、辽阳调兵两百、熊岳城调兵两百,拢共才东拼西凑了九百兵,别说出战,甚至都不敢靠近。万般无奈之下,希拉布只能照玉明所说“以静制动”。

  法兰西大军也如正月里所收到的探报那样,在英吉利大军进抵旅大一带的同时,几乎没放一枪没费一弹就抢占了芝罘。几千兵在烟台山下安营扎寨,还派翻译四处张贴安民告示。

  山东巡抚收着消息急忙委派署理青州府知府董步云去劝法军退兵,法军毫不理会,山东巡抚只能调青州驻防马队五百,赴莱州一带“遥为声援”。

  任由洋人在眼皮底下准备,这也不能全怪地方官员,因为两江被长毛打烂了,财赋之地尽失,这个节骨眼上朝廷不敢也不能跟洋人开战,三番五次谕令各地就算设防也要不动声色,“以免疑我设备,致肇衅端”。

  事实上并没有去捕捉什么飞禽走兽,而是在古北口躲了三个月清闲的韩秀峰,也随着洋人磨刀霍霍被急诏回京。

  这几个月过的心惊胆战,真有股大厦将倾之感的荣禄和王千里,一见着他就急切地说:“洋兵在旅大和芝罘登岸时不让开战,现在洋兵都准备妥当了,一个个反倒叫嚣着开仗!”

  “开不开仗咱们说了不算,要是咱们说了算,我至于跑古北口去跟庆贤下三个月棋?”韩秀峰跳下马车道。

  “可就算开打也不是这么布置的,四爷,您的话皇上或许能听得进去,要不您也上道折子吧。”

  “现在是咋布置的?”

  “僧格林沁去年侥幸打了个胜仗,就有些忘乎所以,竟打算弃守北塘,说什么洋人所恃究在船坚炮利,若舍身登陆,弃其所长,用其所短,或当较为易制。”见韩秀峰若有所思,荣禄又急切地说:“我和百龄兄怎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韩四当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郁少宠妻,甜又暖只为原作者卓牧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卓牧闲并收藏韩四当官最新章节